1. 創造經濟新動能 推動去產能
      作者:admin   日期:2016-4-13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會見采訪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的中外記者并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產能要去,但大量職工的飯碗不能丟,爭取讓他們拿上新飯碗。他強調,傳統動能發展到一定階段出現減弱是規律,需要新動能的異軍突起,新動能和傳統動能提升改造結合起來,還可以形成混合動能。新動能的發展可以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可以更大力度的推動去產能。

      眾所周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五大任務”,去產能被列為第一大任務。也就是說,在未來的相當一段時間,去產能都是經濟工作的重要內容。特別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能否取得突破,很大程度上也取決于去產能工作的效率和水平。

        說到去產能,就不可避免地會涉及到員工下崗的問題。因為,所謂去產能,就是把過剩的產能壓縮掉。一方面,壓減相同產能中的低效率、低水平、低質量、高消耗產能,從而使減少供給側的供應,提高供給側供應的效率與質量;另一方面,就是將已經名存實亡,但依然在消耗和占用資源的僵尸企業清理掉,把資源配置到效率更高、利用率更強的領域,從而有效提高資源的使用效率和水平。但是,不管哪種方式,都不可避免地會出現員工下崗的現象。特別是產能嚴重過剩行業,更可能會出現員工集體下崗潮。

      因此,就去產能本身來說,員工下崗是必然的。如果沒有相應的保障措施,出現員工下崗潮,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關鍵在于,在去產能過程中,能否在其他方面找到新的就業崗位,釋放新的就業空間,從而為去產能打下堅實的基礎。  

      毫無疑問,李克強總理提出的經濟新動能,將是去產能工作能否順利推進最為重要的支撐。也就是說,如果在培育和創造經濟新動能方面能夠邁出堅實的步伐,能夠釋放出一定的就業動能,創造出一定的就業空間,那么,去產能工作的阻力就會大大減輕,去產能的效率就會大大提高。一定程度上,經濟新動能的釋放效率與水平,將直接決定去產能的效率與水平,決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效率與水平。

        應當說,中國在經濟新動能方面的潛力還是比較大的,空間也是比較多的。要知道,經濟結構失衡、產業結構不合理、產業制造水平不高,既是經濟運行質量和經濟增長方式不高的標志,也是經濟新動能潛力巨大的基礎。也就是說,如果能夠緊緊抓住這樣的特點,把經濟運行過程中的矛盾和問題處理好,把隱藏在經濟運行過程中的潛力釋放出來,那么,經濟新動能的效果也就出現了。

        很顯然,新經濟是釋放經濟新動能的關鍵。談到新經濟,很多人就自然而然地將其歸納到互聯網,就認為新經濟就是互聯網經濟。如果這樣,新經濟就會誤入歧途。互聯網經濟確實是新經濟,但是,新經濟決不只是互聯網經濟。無論哪個產業,無論哪個行業,包括傳統制造業,都有新經濟元素。所不同的是,不同行業、不同領域的新經濟元素有所不同,這就意味著,利用新經濟釋放經濟新動能,必須是全方位、多層次、各領域的,包括一、二、三產業,包括互聯網,也包括傳統產業,包括服務業,也包括農業等。只要市場仍然具有巨大潛力的,都可以與新經濟聯系在一起。必須看到,如果適應市場的能力強,傳統經濟也能釋放出現代動力來的。因此,要發展新經濟,就必須對新經濟的概念和內涵有充分的認識,從而為釋放經濟新動能打下堅實基礎。一旦新經濟的新動能得到釋放了,對去產能工作的積極作用也就可以得到充分發揮了,去產能的力度就可能大得多、步伐也快得多。

        釋放經濟新動能,還要緊緊抓住傳統產業的升級改造和轉型。我們說,供給側存在的問題,不只是產能過剩問題,還有結構不合理、供給側質量和效率不高、供應的產品與需求不對稱等方面的問題。自然,也就與傳統產業不適應市場發展要求、不適應消費需求變化有關。要知道,如果傳統產業不升級改造,就算去產能工作取得重大突破,過剩的產能被有效壓縮,供給側的供應不符合市場需求,也難以達到供求平衡、供需協調的目的。所以,必須加大傳統產業的升級改造力度,把傳統產業與新經濟發展緊密結合起來,把傳統產業打造成新興產業、注入新經濟元素。自然,也就能有效釋放經濟新動能了。經濟新動能的釋放,也就能夠為去產能工作提供強有力的保證。

        經濟新動能的釋放,能夠為去產能提供強大的基礎支撐和環境支持,但是,經濟新動能又如何釋放呢?新經濟、傳統產業升級改造,又需要提供什么樣的條件呢?毫無疑問,政策引導是最主要的方面之一。沒有良好的政策導向,經濟新動能是不可能得到釋放的。過去的發展所以出現經濟結構嚴重失衡、產業結構嚴重不合理的問題,就是因為政策導向出現了問題。房地產業的過度發展、城市建設的過度超前、環境資源的過度破壞等,在這樣的政策導向下,經濟不可能不出現問題。反過來,現在要解決這些問題,就必須在政策上有更加明確的導向。亦即通過政策引導,把企業和投資者引導到有利于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產業升級的方向上來。

        在此基礎上,政府能夠提供怎樣的服務,政府行為是否有利于企業和居民的創業創新,是否有利于發展實體經濟,是否有利于企業的轉型升級等,這都是政府必須思考和解決的問題。如果政府行為依然停留于目前的對企業管卡壓,那經濟新動能就不可能得到釋放,去產能也就更多的會停留于喊口號,或者引發員工下崗潮等社會性矛盾和問題。

        于是,政府行為能否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能否跟得上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的步伐,能否對經濟增長方式轉變和經濟新動能釋放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而不是阻礙作用,就成了各級政府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長期以來,政府行為總體上是與企業存在比較大的對立的是,是對企業成為真正的市場主體產生阻力的,是不利于形成有效的市場化機制的。面對經濟下行壓力,面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面對經濟轉型,政府必須對其行為作出規范與約束,并嚴格按照市場經濟要求,理順與企業的關系,更好地為經濟發展創造環境,為企業提供服務,而不是市場的掌管者。只有這樣,去產能工作才能取得突破,經濟新動能也才能得到充分釋放,中國經濟也才能步入新的發展平臺。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开奖